Accwa

有空绝望的话
还不如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日子还是过

「佣兵x你」自述3

我狼王奈布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
从未!
一次都没有!
那个女人居然对外叫我小黑,就如同叫一只狗一样!几个意思!当我告诉她我叫奈布.萨贝达的时候,她居然吃惊的对我说“哇你叫奶卜,好可爱的名字”还揉我的脸!
“是奈!奈布!”我重复了好几次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愚蠢,无知,居然觉得狼说话很奇怪。
不过,经管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对我还在害怕,嘁。
有什么好怕的,我把她的枕头抢了过来,唔,上面都是她的味道,有点开心。
她很喜欢摸我的头,把我当成小朋友小弟弟看待,可我超级烦这点,为什么?!我可能比她还大。在她去上班的时候,我会很想她,太无聊了,那个会说话的盒子,她告诉我叫电视。也不好看没有她好玩。
我特喜欢惹她生气,她生气地样子,总给我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她气鼓鼓地扯我的耳朵,小手软软的,想要用力却又害怕,我极为享受,这种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我的伤好的还挺快,就是变回人性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没关系,这样待在她身边也挺好。
哦对,我比较无奈的一点就是她老怕我吃不饱,在家里寂寞,给我买了小玩具小球,甚至还问我要不要买只狗陪我,愚蠢!无知!
我有你就好了。
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告诉她的,我甩了甩尾巴,高傲的偏过头,其实我在偷笑。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
外面在下雨,她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她有没有带伞,我站在窗台上往下看,已经过了很久她回家的时间,我趴在窗台上都要睡着了,唔,她怎么还不回来。
我逐渐睡着了,感觉是她的味道,在一点点的靠近,我猛地睁开眼,她!肥来了!
我尾巴不自觉地摇了起来,我嫌弃地看了它一眼,算了,我跑到门口等她,我听着脚步声一点点靠近,开锁声,她,出现了。
她看到我在这,吃惊了下,对我笑了笑,摸摸我的头,我闻到她身上有除了她之外的味道。
应该是男人的味道。
刚刚她是从,一辆会动的黑盒子下来的,那是什么东西我要去问问。
“你怎么回来的”我站在卫生间门口,她在里面卸妆,她不知道在用什么东西擦脸,闻得好奇怪。
“同事的车,今天加班又下雨,同事就顺路送下我”她漫不经心的回答“好饿,你吃了吗?”在顺便问下我
“嗯,是个男的吗”我试探试探“是啊,人很好的前辈”啊哈,好吧,我甩头就走,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除了我,哪有什么好男人,我咬着我的玩具球,最近牙有点痒。
等下,我在干嘛?我干嘛这么生气!又不是我的女人…说到女人,我这么大了还没有过,想到这里我又用尽咬,球破了…
我把球给她叼了过去。然后就溜,不然我肯定会被揪耳朵的,果然,咆哮声在她洗完澡后穿来了“奈布!!你怎么又咬破了!”唔,没办法,太强了,我假装没听见,闭眼闭眼睡觉睡觉。
她有了新枕头,我又想抢过来了,我这个上面已经没有她的味道了。有的时候,我会跑上她床,可她每次都会把我扔下去,踢下去,抱下去,拖下去,揪下去,咦,我不就是毛多点了嘛。
半夜我突然醒了,我轻手轻脚的跑到她房间去,她打被子,这么大人了还这样,我把被子给她又叼了过去,给她盖好,我,一只狼,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算了,我围着她,把尾巴搭在她身上,这样她就不会打被子了,我真聪明,善良。
晚安。

「洛基x你」男孩

我怀孕了!
洛基开心疯了,有时间就把耳朵放在我的肚子上”嘿孩子这里是你的爸爸”
这才三周半,还没有成型,不要一有空就过来,大热天的!
接下来我可烦死了。
每天早上八点起来,晚上最晚九点半上床,连电子产品都不怎么让碰!!最主要的是!我都没有请假,洛基就偷偷地跑到我上司哪里去,跟上司悄咪咪地讲“如果你不让我老婆请假我就给你加点小麻烦”
导致,上司强制性要求我去产假...
??
在一个月的时候,洛基觉得地球污染太严重,非常想把我拉到阿斯加德去,我严肃地拒绝这件事情,可惜,反对无效。在我沉睡的时候,他又悄咪咪的把我拐走,起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是梦游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洛基希望是个女孩,他说女孩肯定像我。在我心底,我最想要的是个男孩,这样到了老年,我走后,有人可以陪着他。
即使到了阿斯加德他也没有消停下来,三个月我孕吐越来越明显,他全宇宙的找如何让孕妇可以好受点不孕吐的方法,各种草药都要我尝试。
我也毫不留情地给他全都吐出来。
年迈的女佣说”这是必须的事情”我也对他说“这是不可避免的灾难”。可他握着我的手“我知道,可我不会再让你难受,我承诺过”接下来,他既然找不到方法,他就自己去做,早上我不困地时候,就看着他在实验室里,下午我起来,又听见他去其他的星球找什么魔物。真折腾。
五个月,他把止孕吐的草药制造出来,我也被肚子里的半神折磨的不是人,性情大变,我会无缘无故的去对洛基发脾气,对他说刺激性的话语,发泄完之后,我看着他受伤的表情,什么都说不出来,我想要道歉却又不知从哪里开始。他摸摸我的脑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每逢这种时刻,我都会搂着他大哭,把鼻涕眼泪全蹭到他身上,会眼含泪的问他“我要是丑死了怎么办”他摸着我的头,安慰“不会的不会的”我还继续胡闹“我现在已经很丑了…脸上都有好多痘痘!!腿也粗!整个人都是肿的!!”他大笑,牵着我得手”那你还是我的妻子,我最爱的人。我心中最美丽的人”
老混账,油嘴滑舌。
七个月的时候,他把我领到一个大房间里去,我的眼睛被蒙住,完全都是靠着他牵着走,”啊啊啊啊洛基别,这是什么!“”洛基不要松开啊,呜呜呜呜你把眼罩拿下来好不好嘛”全程我都是以鬼哭狼嚎地方式度过的。
直到,我来到了我感觉的不熟悉的门把手前面,“开门吧”洛基把我的手放到了门把上面,我开了门,走了进去,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洛基在我身后把我的眼罩取下来。
我看见一屋子的玩具,挂着的,瘫在地上的,小木马,独角兽,小恐龙小怪兽,我刚刚提到的就是一个不倒翁,我怎么觉得,这个不倒翁长得有点像雷神,他把我拉着,到一张小木床前,木床上面有一大摞小衣服,女孩子男孩子都有的。emmm看这个做工不忍直视。
“你做的?”我试探的问问
“来自他现任大伯的礼物”现任大伯谁??我搞不清楚这些关系…
“索尔吗”我尝试的问下
“嗯哼”他指着那个小木马“我做的”我过去看,小木马做工emmm简单,很多位置没有打磨好,我还在想要是小宝贝以后不喜欢,洛基多伤心啊。
就在这时,洛基又拉起我的手,一脸可怜样的说“老婆…你看看,我的手都粗糙了”我摸了摸“有吗”还是光滑的,“有的!!我只是用魔法疗伤好了!”他把食指伸到我眼睛“你看!这有个小伤疤没有治好”我认真地看了看,仔细的摸了摸。确实有个,我摸摸他的头“那安慰你一下”“安慰的话就亲我”他把脸凑过来,我一只手给他扒开。
死色鬼。
预产期,我每天都在医疗室,一大堆的女佣围着我转,我,没有自由的空间了!!
而洛基很忙的样子,每天我都只能看到一下他,然后他就被各种大臣叫走了。有次我隔着玻璃看到他在开会,我在外面看着他,他转过头对我笑了笑,我就看到——他的黑眼圈和抬头纹了…,不好好休息的老狗。
生产,羊水破的猝不及防,我还在吃樱桃的时候,还在洛基出差的时候,还在我看的番要开始的时候…
我,不是觉得很疼,就是觉得可惜,洛基一直想陪着我的生产的,他特别害怕我会在台上有什么意外,我生个孩子,连索尔都来了,他在外面捏着什么东西,水杯吗??一副比我还紧张的样子,在外面大叫“加油加油”
生孩子,是什么比赛吗??
过程很顺利,就算只有20多分钟吧,我还是一生下来就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身边有个身影在抱着小孩,我定了定神,洛基回来了。
他发觉我醒了,转头对我一笑。
是个男孩耶。

「裘医」又来?

我单手把她拎下来放在地上。
唔,好小一只。
她泪汪汪的看着我,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然后我就对她说“哈!跑的爽吗?”
她就哭出来了。
“对不起我不该,该该跑的”
”那你还跑吗??”我拽着她的手“好了好了别哭了闹死了!”女人都是水做。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唧唧“没有,不是的,我我我忍不住哇”
忍不住??我这么吓人的吧,想到这个,我满意的笑了,但老是吓到她我又有点不好受。
“我是想来跟你道歉的,我不该捅你的”她的哭泣刹然而止,呆呆的看着我“顺便在问问你,做明星的感觉好不好?!”我把她的头扒着,让她与我对视,看清我眼中的愤怒。
眼泪刷的一下又出来了“我我,我也不想的,可是…”可是啥可是,你拆礼物的样子可开心了。
可她满脸的鼻涕眼泪,算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扔给她“擦一擦脸”她用着我心爱的手帕吸鼻涕,呵呵呵呵呵,我迟早搞死你呵呵呵呵。
“谢谢你,谢谢裘克先生”她通红的大眼睛对我眨巴眨巴,以为自己很可爱吗?呕,还可以。
“希望明天见到你艾米丽”我挥了挥手转身就走。明天我就把手帕的仇还有前面的雪耻一起报了,呵呵呵呵呵。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来了,神清气爽地打了几局,我裘克果然无敌。
快到中午了,我终于遇见了我想要看见的人。
只剩她一个了,还有两条码没解完。呵呵呵呵,你就等着我把你放血,在放血玩死你吧。
我在军工厂到处转,“dong”我知道她在哪了。我冲了过去,看见她在跑的身影,然后迷茫的左顾右看,这是再找我吗?
哼哼哼,你找到我了哟。
我冲了过去,她像受惊吓的兔子拔腿就跑,我不紧不慢地在背后吓着她,她拼了命翻墙,我在离她一条街都可以听见她在呜咽声。
她快要到地窖了,我冲了过去,她放下扳子都拦不住我,我看到她眼中的泪花了。小废物,又哭了。
我要冲过去了,而她还有一段距离,突然她停了下来,对我扔了个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视野,大叫的”对不起裘克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就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了。
我知道了,她又跑了。
我抓下挡着我的眼睛的东西,呵呵呵呵呵呵,我的手帕。
自作孽,不可活,裘克。

「佣兵x你」

晚安2


我瞟了一眼旁边的生物,它扭着头眼睛闭着,眉头皱着,尾巴也安安静静的围着自己,嗯,按我的常理来说,我刚刚肯定是幻听。
最近太累了,我又把猫砂收拾好,放在它旁边,它一个尾巴又甩过去,还好我反应快,把猫砂拉开了。
这下我可要生气了!
我扯了扯它的耳朵,然后开始跟一只狼讲道理“你要是随地大小便的话房子会脏的!”就在我balabala的时候,它突然睁开了眼“我说了我会上厕所”它极为不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又把头埋在了自己的爪子上。
等等,不屑没关系,为什么会说话,蹲在地上的我因受到了惊吓,站的不稳,我往后滚了几下,头撞在茶几上。
嘶,好疼,我就说镇定剂是给我打的。
他重新睁开一只眼睛看我一眼,长叹一口气,又缩了缩自己,我爬过去,一直盯着他,他耳朵动了动,一脸不耐烦地抬头看着我“你干嘛”
”我我我我好……好好好奇”
“哈”他咧嘴了一下,尾巴摇了摇,“你们这边的狼不吃肉吗!”
??这是什么睿智想法??
“呃…可能是我们这边狼不讲话吧”
“哦就这样啊”
他的态度轻描淡写,对于我的好奇他一脸淡然地睡着觉,我奄奄地走了出去,然后回到房间,飞快地拿出手机跟艾米丽发微信。
”嘎嘎嘎嘎艾米丽!!他会讲话!!”
”谁”难得居然是秒回“狼啊!”
“对方发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包”
“要不,我帮你问下裘克他的马戏团还收不收狼”
“?!别谢谢你”我想到他浑身的伤还是算了吧。
我躺在床上叹息,不知不觉中我睡不着了,谁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个东西在我旁边供我,我一巴掌就拍了过去,然后转了个身,然后我就意识——我刚刚拍了什么,毛茸茸的…
我惊醒过来,看着在我身边趴着一脸你要死,你完蛋了,不爽的表情的狼。
“对对对不起!!”
别咬我,我错了大哥。
他嘁了一声,用前爪推过来个手机“一直在响闹死了”
说完他就把我的枕头叼走了,哎哎哎,拿我枕头干嘛。
我看了一眼电话,是艾米丽,她很担心我被这只会说话的狼咬死了。
嗯,迟早会的。
我挂了电话,去客厅找我的枕头,发现我的枕头不在为我服务。它被狼垫在下面,尾巴一 甩一甩的看起来,心情不错。
但是!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呀!
我得有点控制权!
我认为我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看着他,他偏了偏头对我唔了一声,唔…唔什么唔!
但是唔的好可爱!
我不能忘了正事,“那我枕头干嘛!”
他不屑脸再次出现“垫着,太硬了地”
?!怎么这么多事情
本来我还想说什么的,我看到他好像因为刚刚过来找我,前爪的伤口裂开了,血把绷带染红了。
哎,我大概明白养孩子的无奈了。
“喂,把爪子伸出了”他一脸不愿意地把爪子递了过来“这点小伤不用管它”
嗯嗯嗯嗯好好好好,那你就别递过来。
在我坐在地上给他包扎的时候,突然觉得他在闻我的手还舔了舔,用极小的声音说“谢谢你”
“你说啥没听清”
他怒视瞪着我,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用大点声说“谢谢你收养我”
我勾了勾嘴角,小朋友真好玩,我摸摸了他的头。
晚安
我要过个没有枕头的夜晚了。

「佣兵x你」

不速之客1




晚上凌晨三点,我被一个重物撞门的闷响震醒,我战战栗栗地起来,去厨房把刀拿着,然后打开了门。
一只浑身是伤的大狗,emmmm是哈士奇吗?
它躺在我的门口,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噫,看起来很吓人,我用颤抖的食指准备去摸摸它的鼻子,突然它的抬头,然后对我咧了下嘴,好像准备咬我的样子,又抽了一下,它又倒了下去,我又把手伸了过去,然后真的摸到它了,嗯它好像真的晕了。
我抱他抬到,不对不是我能抬得动的东西,我是拖进来的,就是因为拖进来,我家的门口到我的门关都是血,这是被虐待了吧,肯定是之前的主人太可怕跑出来的!
我把它拖到我暖气的旁边,下面还放着我上个月新买的毛毯,在垫下去的那一瞬间我可难过了,即使这样,我感受到了他微弱的呼吸,算了,再买一条吧。
嗯,它身上的伤怎么搞??现在宠物医院也不可能开着吧,那明天再去看看,我先给他清理好了。
我去打了一盆热水,慢慢地把它的厚实的毛扒开,为什么会是刀伤?!砍的这么厉害,在我把它身上的血迹给清理掉,那些伤口,还有奇奇怪怪的,感觉像是被抢打的。
怎么可能,这可是中国,不能有枪的。
我给他的前爪包扎好了,然后在看了看肚子,嗯看起来还好,还有尾巴,怎么感觉都低端都秃了,那我也用绷带包扎一下好了,不然秃秃的好丑呀,然后背上,感觉那个东西打到骨头了,我看到那个黑洞洞的东西,里面还有一点白色。
我打了个冷颤,这个我怕是解决不了了!完完全全像深渊一样,而且我摸到周围它都会抖。
现在要四点了那我也放心了,我连环夺命call地叫来我的朋友艾米丽和她的对象裘克。
讲道理我只想要艾米丽来着,她对象则一脸不爽的看着我,脸上贴着欲求不满。
即使这样,我也要求求他!帮我打扫下吧!血迹太难弄掉了,明天邻居看到肯定会觉得我很奇怪的。
“这动物从哪里来的”
艾米丽一边给他注射麻药一边问我,“我我我捡的”
“那你可真牛逼,这可是狼”
狼…狼啊…狼!!!
呐呐呐??在我震惊中她包扎完了,拍了拍手,“走吧裘克”
我的下巴要掉到地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艾米丽。
”唔,你要是把他扔出去他会死的”
然后他们就走了,走了,走了,毫不留恋的离开了我,我蹲在这家伙门前凌乱。
它该吃什么啊
百度上说,算了百度不能信。
快要六点了,我给他放了一碗水在他的面前,它还在睡觉,真幸福我一晚上都在折腾你!!
然后我就去给他烤肉,对没错,我把我刚刚买的羊排给他煎了,呵呵呵呵呵,我的大餐闻得好香,不知道狼有什么不能吃,我啥作料都没放,等我忙完,嗯我要去上班了。
我把羊排也放在它的面前,摸摸它的头,遛了遛了。
整天我都心不在焉等着下班,我真的担心我的家会被咬坏,虽然它不是狗。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冲出公司,然后去了药店,买了一大堆绷带啊,碘酒啊,哦还得顺便去找下艾米丽要一下镇定剂止痛药啥的,我觉得嘛镇定剂这种东西可能以后是要用在我身上的。
然后又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啪啦的水果啊肉啊,什么羊肉牛肉我都买了一大堆,好重啊,还买了鸡胸肉,要不要买点兔肉不知道它是不是喜欢吃兔子肉??
算了要没钱了,我抱着三大袋回到家,累死了。
我以为它会动一下,可惜,水看起来没动,羊排也是的。
嗯冷了羊排,我小心翼翼的准备把盘子拉过来,然后那家伙突然他抬头了,它的绿色眼睛瞪着我,嘴巴有点咧开,发出像猫在不爽的时候会发出的声音。
不好意思,打扰了不好意思,我把手缩了回去,做出投降的动作在退了两步。它才把头又埋下去。
呼,我松了口气,接下来我要给自己做饭,泡面吧!
好累的!
我在我房间的门口坐着,一边吃面一边看着他,其实我是想去开电视,不行这是我的家,我得有点主动权!!
我迈着大步走过去,开了电视。
呃…声音有点大,它睁开了一只眼睛不爽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它又把自己缩了缩,还挪了挪,把耳朵盖下。
好吧不好意思,我把音量调到只有一格,然后如坐针毡地看走近自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没有管它发现它居然打起了小呼噜……好好好可爱。
那我现在换药吧!
我轻轻地走了过去,把他的前爪从它的身体下拔了出来,它醒了,呼吸声明显轻多了,但没有睁眼也没有抗拒了我。
我这才安定下来,我摸了摸它的头“乖点哦会有点痛”
我一边把它之前的绷带扯开,好像动到它伤口,它撕了一声,我冷汗都要滴下来了,我吹了吹“不痛不痛”它还在嘶,嘤嘤嘤好可怕。
等我把它前爪重新上药包扎好,我背后已经汗湿了,还有尾巴和背部。
我还是先去重新包扎了尾巴,那只是一个小伤口,所有很快就搞好了。
然后就看着它的背,我该怎么把他翻一下这样我才能把他的绷带拆掉。
我推了推它,它好像懂了我的意思侧卧的趴着,感觉它的表情好痛苦。
我给它打了一针麻药,它表情好点了。我准备待会在把止痛药磨成粉在放到水里。
果然,它的背部还裂开了,不乖耶。
我一边包扎一边碎碎念,是的虽然我知道它肯定听不懂,即使它也摆出不耐烦的表情。哈?!
终于,我把它的全身都搞定了,全身湿透了,无力,去洗个澡睡觉吧。

第二日,早上起来。
我惊喜的发现!!羊排被吃了一半,我太开心了!它吃东西了,我在给他煎了半块牛排在哪里放着,高高兴兴去上班!
然后到公司,我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会不会上厕所啊!!要是把家里搞得臭臭的我会杀狼的!!
我一下班就冲去花鸟市场,我要给它买个像猫砂一样的东西,可惜,我也只能买到猫砂。
我拎着一大堆猫砂还有盆子回家,清洗好然后放在他旁边,结果!它一个尾巴就甩过去,把猫砂打翻了!
啥玩意??我又重新收拾了一遍,把猫砂放在旁边,然后它给搞翻了,好脾气的我!
也只能在收拾一遍,在我清理现场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一个清秀的声音,少年音“我会上厕所”
??谁在说话??

「裘医」花园

明天我没有见到艾米丽
我倒是见到了她的朋友园丁!
嘿嘿嘿嘿嘿,我问问园丁吧,我把园丁放在椅子上,正准备问她你有看见医生吗?
他就被人救了,啊哈,那我在追追你,火箭冲刺。
哼哼哼你又被我抓住了,emmm该怎么问呢,我一分神,我就被前锋撞了,啊哈??这锅我要给艾米丽扣上,不然我也不会分神。
哼哼哼,胆子很大,我先把园丁给撞在地上然后去追前锋,呵呵呵呵呵加速是没有用的。
我把前锋也绑过来了,然后准备好问园丁医生去那了,然后她就飞了。
啧,太废物了。
我看着地上抱着头的前锋,嗯这个四肢发达的人不可能知道什么。
空军也要凉了,我再找最后一个,那个律师跑到哪里去了。
哈信号来了,哼唧嗯哼,想去地窖呀。
我冲了过去,果不其然,在地窖门口把他撞了。
“你把我放了我就告诉你医生去哪里了”小龅牙在地上抱着头打滚,哟哟哟哟哟哟还谈条件。
”好啊,你先告诉我”我把他举到一个离地窖远了点的位置。这个不救同胞的小龅牙,真以为我会放了他?
“她…她成了明星,她是第一个从你手下跑出来的“嗯哼”
这么厉害,哼哼哼,我要好好去报复一下。
”所以现在她被很多人围着。”
”啊谢谢你呀”然后我就把他放到椅子上,在上天的时候他还在叫“你说好放了我的!!!啊啊啊啊”
是啊放了你呀,又没说放你去地窖,哼哼哼哼哼呵,蠢货。
然后呢,我就要解决一下这个明星医生了。
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长凳上拆礼物,哟哟哟哟哟哟这么多礼物啊。
我转了转脖。
在阳光下她的侧脸好像在发光,表情柔和,完全没有前天晚上崩溃大哭的样子,这样看,还蛮可人的。
呕,这是什么恶心想法!!
我走了过去,她转头看到我,然后拔腿就跑,哈!我都下班了还来?
我三下两下就追上了她,她还翻栏杆??什么毛病??翻地又慢,跑的也慢,太弱了。
我把她拎了起来,哇的一声她又哭了,一边哭一边抽搐“对不起!!”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道歉,感觉逗她有点好玩。
”哈?你错在哪了”
她吸了吸鼻子,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流,还在不停地挣扎,”别动,摔断腿的肯定是你”
她不板了,乖乖的悬在半空中“我我我不该砸你的!!我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会因为给我扔药道歉,我准备把她扔下去,然后她好像就抱住了我的头。
没错,抱住了,双腿还环着我的腰。还用躯体当着我的视线,有点柔软,这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她在我的头上又开始大哭,眼泪我都能感受到流进我的头发里,心里痒痒的。
”那你还不快下来,蠢货”
”啊啊啊啊怎么下来!!”她是怎么当上医生的,我觉得她是不是有点智障……
(≡Д≡;)

「裘医」过敏

★囚徒x哭包小医生



没有我囚徒屠不了的人,连佣兵和前锋都会被放上椅子,轻轻松松。
我从不放人,我特别喜欢在他们破解完最后一条码的时候去砍人,嘿嘿嘿,把他们放在离门最近的椅子上,离地窖最近的位置,人生乐趣。
有人提议杀三放一。
可以啊,最后一个放血。
我的大获全胜,一个都跑不了,是整个庄园最高的,哈。
然后
就在这一天,一个小医生跑了,
呵呵呵呵,跑了。
她再跳下地窖的时候还对我笑了笑,当时就是因为这样我分了神。
现在,我在被我的好友杰克嘲笑,呵呵呵呵,追不到佣兵的乌鸦。
我囚徒发誓,要锤爆这个小医生。
我等了一天,没有遇上。
哈,怕我了吧。
第二天,过了一天应该好了吧。我还没有看见她。
”嘿囚徒,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杰克穿着自己的新衣服来了,”没有哼哼哼。走开点!我对羽毛过敏!!”我捂着鼻子,防止鼻涕掉下来,然后我的眼泪就掉下来。啊严重过敏,我不停地打喷嚏,流眼泪,身边还是雾区。
交友不慎
”这么严重就去找医生啊”杰克站着离我十米远的地方跟我打电话”走,我带你去”
“啊啊啊你是想去找奈布吧”我喷嚏被他打断的打不出来。
最佳损友
杰克不好意思笑了笑,隔着手机都感觉他的别扭“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你的过敏也很重要”
重色亲友
”你去吧,我我我”说不出话,我吸了几口气“我不想要别人看见我这个样子”
”那好吧”杰克装作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哼着小曲走了。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我抱着一堆纸,坐在客厅的地上,我不敢乱动,楼上好像有杰克的羽毛。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的眼泪都要流干了,他还没回来。
两个小时,我还没好等到他,我已经拿好火箭筒,他一进来我就捅他。
然后有人敲了敲门,“进来”呵呵呵呵,准备好吧杰克。
火箭冲刺!
然后我好像撞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小小的柔软的身体……完蛋了。
”好痛啊!!你干嘛!!”艾米丽大叫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啊好烦烦烦,我捏住她的脸“安静点!闭嘴””你把我撞了还这么这样!”然后她用了个什么东西砸了我的头,就跑了。
我捡起来看了看,过敏的药。
哼哼哼哼,谢谢你。
明天见。

「洛基x你」雕像

我已经一周没有见到洛基了,没有留言电话不通,虽然我在前三天很淡然,然后我就想起来灭霸给我的阴影——他该不会又去近战了吧( ꒪Д꒪)
我忙去联系雷神。
”嘿索尔你知道洛基在哪吗”
毫无头绪的索尔表示,那我一起帮你找吧!
我们询问了很多人,得出了一个结论——嗯他被摩多磨牙打呼噜星球的山大王抓走了
啊哈??近战法师洛基了解下
我们进了这颗星球,索尔准备拿着斧头就砍人的那种,然后我们被一个复杂精密的法术困住了。
山大王从旁边的水中浮出”来着何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给了索尔一个要他不要在挣扎的眼神,嗯然后他板的更厉害了。
”尊贵的大王,我是来找寻我的丈夫洛基的。”
“哦来找洛基的啊”然后大王从身后变出了一个金雕像“你是想要这个金洛基呢”又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型的雕像然后把他放大“还是想要这个会自动变形的银洛基呢”又要他的小弟从下面搬上来一个铜雕像”还是这个铜…”
打住,我!想!起!来!了!
在刚刚洛基回来的前两周就一直想给自己搞得雕像放在花园里,我记得还有那个和我一起手牵手的雕像,啊喂这种羞耻的东西为什么要放在花园里啊!我果断拒绝的他的回应。
我清了清嗓子“咳咳,尊贵的大王,这些都不是我的洛基,我只想要活着的洛基。”
“哇,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就把这些雕像都给你吧,顺便在送一个你和洛基牵手的雕像,祝你们幸福满满!”
”洛基!!你给我出来”索尔在旁边暴躁的大吼大叫“耍我们好玩吗!!”我就不一样,我可是淑女。
我又清了清嗓子“三个月不准碰我”
然后我就感觉一双手环住了我的腰,洛基把脑袋架在我的肩膀上,对着我的脸蹭“你的洛基已到请签收”
“我还是要那三个吧,起码不会瞎跑”
洛基笑了笑,继续蹭”我也没有哦,我还会洗衣做饭,emmm暖床”他咬着我的脖子还舔,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洛基!!别肉麻了!!你给我松开!!”索尔突然一刷存在感吓了我一跳
”啊老哥你还在这啊”然后洛基挥了挥手,索尔飞了出去,”呃呃(°_°)…他是飞回地球吗?”
”鬼知道,我没定地点哦,最近的星球吧”那我就放心了,我可不想我一回去就被索尔的女友找。
”亲爱的夫人,鄙人可以邀请你回家吗”他弯下腰把手臂靠过来
“可以是可以,不过那些东西不准带”
”哎真的吗,一个都不可以吗?我做了好久的”他又用着绿眼睛盯着我,就像他是猫的时候,每次想吃罐头的时候就会这样。
而我!是一个新世纪坚强女性我是不会为这个动容的!
我撇都不撇一眼给他,直接上了飞船。
然后接下来的三天,他变得不一般的丧。
第一天:”洛基帮我照顾下玫瑰花”“好”来自有力无气的洛基,然后等我再去花园,洛基拿着那一大灌水对着一朵玫瑰花一直浇,这朵玫瑰花下面都出现了水洼!!
第二天:“洛基我们一起去超市吧!”
“好”来自力不从心的洛基
到了超市,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呆滞,他一直盯着秋衣秋裤的位置,甚至在我叫他的那一瞬间还假装自己没走神地拿了一件女士玫红秋裤说自己很喜欢这个会穿。coolcoolcoolokokokokok
第三天:大早上起来一直抱着我,用悠悠的眼神看着我。
fine,我认输,我不是一个坚强的新时代女性,我输了,我对不起大家对我的信任,我对他可怜的眼神毫无办法。
“只准放一个!”我允许了,我认命了,我载在他手上了。
我以为他会选择银色的那个洛基,毕竟我是觉得最帅的,结果他把这个缩小了放在家里了!!
”你又没说不能吧雕像放在家里,我就放在柜子上”
哇!狡辩!诡辩!
他把我们牵手的雕像放在玫瑰圃的旁边,邻居纷纷发出”厉害了你的老公”
“哇你们真恩爱”以及一大堆虚假的赞美,倒是有个小朋友说的挺对的“这个雕像土啊”
土啊,没错啊,我看到它心中只有。这是草地,这是土地

这是我的死心塌地。

「轰」小日常1

熬夜


打游戏打到两点24分17秒的你突然听到门在外面开锁的声音,你心中一惊,大事不好,他要回来了.
你急急忙忙把游戏推到床底下,零食就随便扔在地上,明天被骂也比现在惹他要好!你缩进被子里静静地闭着眼,你听到脚步声慢慢的靠近你,然后坐在床边,轻轻把你被子拉来,让你的脑袋出来,然后就摸着你的脑袋,然后在你额头上一吻,然后咬了一下你的耳朵:“别装了”
你紧张的睁开一只眼睛,然后看见轰居高临下看着你,你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朝他挪了过去,抓着他的衣角:“今天回来真早”
“这还早嘛?我今天是把所有工作做完了才回来”
“哎平时你不做完就回来!”你找到他的破绽,激动的弹起来。他淡淡一笑:“因为我辞职换了个工作室”
喵喵喵,为啥啊!!
“你你你被人欺负了吗!”你马上抱上他的腰“摸摸你,我给你打回去!走我们走!”你站在床上,拽着他的胳膊就准备走出去,结果拉不动,还被拦腰抱起来,把你又扔回被子里。
“你以为你就可以分散我对你现在还在打游戏的注意力吗?”喵喵喵被发现了嘻嘻,你只露着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轰叹了口气“新的工作让我十点回来陪我的猫”
你的脸爆红,你把整个人都缩到被窝里。太过分了!犯规犯规,都结婚了还这么肉麻!!太过分了!
你听见上面轻笑一声:“你好好准备下,我距离新工作还有一周时间,我的惩罚还没实施呢”
(((;꒪ꈊ꒪;)))

「洛基x你」玫瑰花开了

★洛基自述,第一人称


我是靠着你的爱活过来的,除了雷神只有你一个人记得我在想我,可惜我不能从雷神那边吸食力量,他是神。
我本以为你会想个一年半载就像你怀念你前男友一样,然后再去新的生活。我想错了,我看到你的崩溃,而我却无能为。
你没有出现幻觉,我是真的在你的身边。在街口不让你去买毒品,每天都会看着你睡觉,我就像不和你在一个次元一样,我想摸你,只能穿过你的身体。
我一直认为我的爱是污秽的沉重的,你能和我在一起只是在可怜我,我在肉体死的那一刻我会觉得你终于要解脱了,不在被我用枷锁束缚,我老是把你拖进泥潭却又希望你能救我。
你还是救了我。
你让我渐渐有了形,我可以化成成为一只猫,陪在你左右,我可以有爪子触碰你的脸,可以把头埋在你胸里,可以玩你肚子上的肉,可以限制你喝酒,我可以悄悄的把你的烟叼走,也可以跟你去上班。
说到这个,你肯定不知道我每天跟你去上班的事情,其实坐你对面的男的喜欢你,但我去把他吓到了!
我告诉你呀,我用我的爪子给他写,再喜欢你对面的女士你将死于灭霸之手又或者你会死于跳楼等等之类的。
啊,其实我内心喜欢你能找到幸福却又不让任何对你有企图的人接近你,希望你能只是我的,却又想要你忘记我去过自己的生活,我的爱是矛盾又负能量的。
你每天都会跟猫说话还给它取了一个像我的名字,每天说话很好。但你总是说着说着就哭了,一边哭一边抽烟,把我抱在腿上给我看我原来拍的照片,那个时间我的心情总是复杂的。
我想拿掉你的烟,想亲吻你的唇,想把你抱在怀里,想摸着你的头发想跟你说:“我回来了”
可我最后只能用我毛茸茸的爪子擦掉你的眼泪,只能小心翼翼给你舔掉,真苦你的眼泪,还带着绝望。你的眼泪是世上最难喝的东西,而我却不能让他有所改变,有的时间我作为一只猫却真的想抽一口,我们明明靠的这么近,而我却什么都无能为力,我又开始自卑,你怎么喜欢上了一个这么废物的男人。
可你还会摸着我的毛,跟我讲,我还是人行的时候我的故事,每次你讲这个的时候你的眼睛就发着光,你的语气都是对我的崇拜,呵你为什么要崇拜一个无法保护你的男人,可你还喜欢摸着我的毛跟我说,下辈子一定要你来保护我。那可不行,我可不希望每次爱爱都是你在上面,我气的炸毛,而你却被我的模样逗笑,那是我走后一年半你才笑的这么放松,看着你的笑容,我觉得我去快要回来了,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到你的身边。
其实那些玫瑰花我是准备自己种然后施点小魔法在你过生日那天,可惜还没到我就没了,真是辛苦你了,我没有想到你能一直花心思在这个上面,之前你可是连仙人掌多肉植物都可以养死的人。
你最喜欢的事就是坐在花园的秋千上看着夕阳,我从你的眼神看出来你又在想我,而我只能趴在你的腿上
“喵呜”我在这里哦
我希望自己能在玫瑰花开放之前回来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一起看了,所以我一直在吸食你的力量,嗯吸食的很多所以你老想睡觉。
终于我赶上了,我在你的身边化为人形,我想要你抱我亲我,最好再来一发,可你睡得太熟了,我只能抱着你去花园,在你额头上亲亲一吻,“我回来了,你的希望实现了”你朦胧的看着我,摸着我的脸对着我傻笑问我是不是把你带走了,我也笑了,但你肯定没有看见我眼角的泪,对不起我知道你要撑不住了,我把额头抵着你的头,让你感受我的存在,你哭了你死命的掐自己,我知道你害怕这是梦。
别怕
我再也不会走了。
也不会带你走,只有你带我走,我也不会再让你离开我,我的宝贝。
现在,玫瑰花开了。